這位中國最早一批蘋果App Store應用開發的創業者,學著管理流水線式的“3G夢工廠”

朱連興:App開發廠長

來源:環球企業家  |  作者:陳文  |  閱讀:

管理著15個下屬團隊,有11款處在開發過程中的應用,還有7個正在執行中的外包項目。這是蘋果派公司CEO朱連興目前的工作狀態。蘋果派還有一個更為業界所熟知的名字—139.me。

作為中國第一批加入蘋果App Store應用開發的創業者,朱連興可以說是這個行業的元老。2008年他就開始在iPhone上開發應用,在2009年通過一款名為“多彩水族箱”的應用實現了“日進萬金”之后,朱連興和他的139.me成為國內第一家被大量報道的iPhone開發團隊。

4年過去,朱連興依然不緊不慢地走在創業的路上。跟他一批投入手機應用開發的創業團隊有不少已經轉行消失,而又有更多的新團隊加入進來,其中有一些也做的風風火火。

坦率來說,目前開發者們的日子并不好過。“App Store的市場變化太快了。”回顧過去的日子,朱連興也不由感慨。他剛開始做iPhone開發時,蘋果的App Store中只有1500款應用。而現在,這一數字已經接近60萬。

對中小開發者來說,想靠單做一款應用獲得成功越來越難。于是,139.me也開始了自己的轉型之路。那就是從專心開發一款受歡迎應用的“小作坊”,到流水線批量生產應用的“工廠”。

不過,在139.me北京辦公室內并未見到想象中“工廠”忙碌的場景。朱連興告訴《環球企業家》記者,除了30人的核心團隊,蘋果派的大部分人員分布在濟南、煙臺、青島 、威海等地,并且主要是高校學生。

在高校之中設立團隊,并且讓他們有序穩定地為蘋果派開發應用,這就是被朱連興稱為“3G夢工廠”的計劃。不同于剛創業時自己沒日沒夜寫代碼的日子,朱連興現在把主要的精力放在如何經營“3G夢工廠”上。

據記者了解,目前139.me已經在山東、河北等地的高校中組建了15支這樣的團隊,成熟的團隊已經運作了兩年時間。累計開發了三十款應用,同時執行了二十多個外包項目。

但朱連興對于這樣的“產量”顯然還不滿足,“我希望有更多的產品設計公司來和我們合作,有外包需求的企業也行。”朱連興說,他已經開始有意的控制團隊的數量,希望通過更多的項目驅動來使得3G夢工廠進入良性循環。

淘金的歲月

“139.me從2008年起開始從事iOS的開發,目前有60多款軟件在App Store銷售,下載量超過500萬次。”這是公司主頁上的簡單描述。

在接受記者采訪時,朱連興對于過去并不愿意多談。他只是謙虛地表示,現在做得好的應用開發團隊有很多,自己還需要繼續努力。事實上,這個如今略顯低調的公司在三年前曾是媒體追逐的焦點,因為他們是第一批在蘋果App Store里實實在在賺到錢的中國團隊。

翻看過去的記錄,我們很容易找出139.me與蘋果結緣的軌跡。2006年11月,朱連興和剛從河北大學畢業的谷更新、吳一凡建立了一個做網絡游戲的團隊。他們試圖把在美國流行的休閑游戲德州撲克開發成網游帶入亞洲市場,但最終由于政策風險以及成本、盈利模式等等諸多問題放棄了這一項目。

2008年,在尋找下一個方向的時候,朱連興發現了蘋果App Store的機會。當時蘋果宣剛布開放App Store,與各成熟廠商紛紛瞄準這個平臺不同,在國內小的開發團隊中,這個新生事物的反響并不大。以至于蘋果在中國舉辦的第一次iPhone開發者培訓上,只有幾十個人參加。

機會之門開始向139.me敞開。當時整個App Store中只有1500款應用,而iPhone用戶超過了1500萬,對開發者來說無疑是“粥多僧少”的有利局面。“那會兒隨便一個小應用都能賺個幾千塊錢一個月。”朱連興說。

事實上,139.me正是靠一些諸如測算女性生理周期的小應用獲得了初期的收入,并積累了大量的經驗。在他們進入一年之后,蘋果的App Store就發生了天翻地覆的爆發。比如游戲從最初的只有500款,猛增到一年以后的5萬?款。

到了2009年,朱連興決定做出一款真正精品的游戲,一個名為多彩水族箱(Colorful Aquarium)的產品計劃就此展開。2009年7月應用上線時,“多彩水族箱”為朱連興和他的團隊帶來了真正的驚喜。

上線兩個月時間,這款游戲的免費版下載量已經超過了100萬,而收費版每天帶來的收入超過了1000美元。那時還沒有《憤怒的小鳥》、《水果忍者》這樣的造富神話,所以,“多彩水族箱”成為第一批iOS淘金的典范。

在那之后,朱連興把團隊擴充到14人,明確了移動應用開發的方向。當時接受媒體采訪時,他就提出“希望讓139.me成為一個持續推出優秀應用程序軟件的團隊。”

作坊到工廠

現在回頭來看,139.me在“持續推出優秀應用程序”的道路上走得并不算成功。

事實上,要實現持續推出精品的目標絕非易事。傳統的PC游戲行業很早就面臨了這樣的問題,人們發現一個團隊或者一家公司往往只有一款游戲能算得上精品,能做到“持續推出”的,全球也許只有暴雪公司一家了。

139.me也遭遇了同樣的難題。盡管后期也推出了一些不錯的應用,但是都無法超越“多彩水族箱”帶來的收入和影響力。

同時,隨著iOS平臺被越來越多的開發者所重視,大家都希望來其中淘金,應用的數量以幾何級的速度增長。要做出一款廣受歡迎的應用也越來越難了。下一步該怎么走?朱連興找到的辦法是,做一個App開發的“工廠”。

當時,“多彩水族箱”的出色業績已經讓139.me名聲在外,大量的公司慕名而來希望讓這支團隊為自己開發移動終端的應用,特別是iPhone上的應用。突然爆發的外包業務需求讓朱連興感覺人手嚴重缺乏。

為了讓139.me能保持持續生產的能力,他想到了從校園組建團隊的模式。這個名為“3G夢工廠”的模式最初是為儲備人才,但現在卻已經簽約了超過100名大學生,成為139.me工廠式開發App的主力。

來自山東大學的大三學生劉陽告訴記者,他是去年加入139.me的3G夢工廠的,同一批總共有7人。由學校提供場地,139.me提供培訓和設備,這支小團隊如今已經操作了兩個項目并在執行第三個,每完成一個項目都有一定的報酬。

朱連興說,這樣的模式是從2010年開始的,現在已經在濟南、煙臺、青島 、威海等地的高校組建了15個團隊。“學生一般從大三開始進入我們的3G夢工廠,接觸真實的開發過程。”在朱連興看來,大學生學的東西,和市場是有一定距離的,學生實踐的機會也很少。

“加入我們不光能學習實際的開發經驗同時還能得到報酬”,這是朱連興認為3G夢工廠最吸引學生的地方。同時對139.me自身而言,3G夢工廠也至少解決了兩個問題,第一就是工廠化開發App的人手不足問題,第二就是為核心應用儲備人才。

朱連興告訴記者,他現在是在有意的控制3G夢工廠團隊擴張的速度。因為對目前已有的項目來說,這些團隊已經夠用了。據悉,去年一年時間,3G夢工廠累計開發了30款應用,同時執行了20多個外包項目。光3G夢工廠就為139.me帶來了超過百萬的收入。

朱連興將這種批量生產APP的方式形容為更草根的“創新工場”。除了批量生產出一批涉及各個平臺的應用,另外累計有十多名參與“3G夢工廠”的學生畢業后就加入了139.me的團隊,直接在山東、河北成立了分公司。

“整個移動互聯平臺對內容的需求還是很大的,不光是iOS。”朱連興說,所以他會繼續走批量生產的道?路。

前路:O2O

流水線量產碰到的一大疑問就是,有沒有可能從中發現下一個“多彩水族箱”?

朱連興坦言,現在的市場環境做出立即賣座的應用還是很難的,他已經逐步將產品的重點轉向O2O(Online To Offline,線上到線下)方向。在3G夢工廠之中,已經有多個新項目與此相關。

為什么會做出這樣的轉變?“多彩水族箱”的收入數據非常具有參考意義:在上線初期這款應用每天有大約1000美金入賬,用戶付費率在3%至5%;而現在用戶的付費率大約在千分之一二左右。

另一個數據是,目前外包業務已經占到了139.me收入的八成。而在2009年“多彩水族箱”剛火起來時,139.me絕大部分的收入還是來自蘋果公司的分成。“靠賣軟件賺錢的年代已經過去。”朱連興甚至發出了這樣的感嘆。

這對廣大開發者們來說是不得不考慮的現實,是孤注一擲去賭下一個有可能讓消費者掏錢的付費應用,還是考慮“生存第一”把目光投向更大的市場。

在朱連興看來,目前要做出一款受歡迎的應用,除了模仿國外的創意,或者大公司本身產品的衍生,主要就是O2O方向。他認為,線上與線下資源的整合,是下一步移動互聯網發展真正的推動力。

“現在我們接的外包項目,一般也都是有線下資源的公司。”朱連興說,一個很快要上線的項目就是在線購物的垂直應用,139.me與一家具有線下資源的公司合作,并不直接向用戶收費。

另外,139.me自己也有一些O2O項目,比如幫用戶找附近空車的打車應用,以及針對淘寶的導購類應用。“我們會由單純的移動互聯網逐步向線下延伸。”朱連興認為,這是一片比沖擊App Store排行榜更廣闊的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