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外企天花板并不存在,你要學會傳遞成功,我不贊同低調”。

[我最艱難的時光]劉明明——福伊特亞洲區總裁

來源:環球企業家  |  作者:《環球企業家》 錢琪  |  閱讀:

在以男性精英為主的商業社會,一名女性管理者建立自己的領導力并非易事。

劉明明是個明顯的例外。她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四通公司做軟件程序員,但很快意識到自己更適合做銷售以及管理工作。“不要怕吃虧,最終把事情做成,你高興客戶也高興是最重要的。”劉明明告訴《環球企業家》她從中獲得的早期商業經驗。這位只有本科學歷的女性此后的經歷就像一個逆風飛揚的故事,1994年到1998年,她擔任中德合資的云南紅塔蘭鷹紙業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讓其很快扭虧為盈。之后成為德國造紙機械巨頭福伊特(Voith)北京代表處首席代表,并在今年升任福伊特亞洲區總裁。在此期間,福伊特在中國的雇員也由7個人發展到1000多人,在中國高端造紙設備市場占據50%以上的份額。

在劉明明看來,所謂的外企天花板是否存在,關鍵在于它在你的思維中是否存在。“你腦子里不存在它就不存在。”劉明明說,“但首先你得先付出,你要傳遞你的成功,給人以信心。在這方面,我很張揚,我不贊同低調,也不會為所謂的中庸之道而把我的想法藏著掖著。”

1998年加入福伊特之前,我在中德合資的云南紅塔蘭鷹紙業股份有限公司做總經理。當我們決定購買一批設備時,才聽說福伊特這家公司。我帶隊去考察了一下,感覺非常吃驚,福伊特規模非常大,技術也很先進,所以我很納悶它為什么在中國就沒什么生意?

最后,福伊特并沒有成為我們的供貨商。我覺得他們的問題在于做事很沒有彈性,方案很完美,提供的服務遠遠超過我們的要求,但價格很高。而最后勝出的公司提供的價格和方案卻是最適合我們的。

雖然丟了單子,但福伊特覺得我做事情干凈、不搞貓膩,于是又找到我,希望加入他們,做北京代表處的副首代。我說我不當。福伊特在中國的問題不是技術,它缺的是好的銷售和管理人員,缺少一個人來制定一個正確的策略開拓中國市場,我認為這是我的強項,我必須當“正”的,不當“副”的。否則,功夫都將花在溝通上。

在博士遍地的德國公司,像我這樣的本科學歷算是少之又少。在面試時,我跟他們解釋,過去的5年我可以用來拿一個博士學位,也可以交出一份類似在蘭鷹紙業做總經理的工作能力證明,我覺著后一個更有說服力。

兩個小時談完后,福伊特高層當場就拍板決定聘用我。所以說,很多人都說是白日做夢的事,你也可以做成,關鍵是你得敢去做。

我當時給他們舉個例子,來證明我的工作能力和做事風格。我當時管理的造紙廠有一半產品賣給紅塔,按理說我應該便宜點賣給紅塔,但我偏偏不。為什么呢?我告訴紅塔,我給你高質量的產品,你就應該付相應的錢,尤其是,60%股權收益本身就是紅塔的,所以紅塔集團就答應了。

但不久后,在質量方面還是出了事。有一次我在北京開會,半夜接到電話,說倉庫有幾盤卷煙紙上有霉點,其實這個霉點稍微處理一下是看不出來的。但我認為不能欺騙消費者,就讓下面的人趕緊到紅塔集團的生產車間看,結果發現生產線上所用的紙也有霉點。我說,馬上通知紅塔停掉生產,這一批紙馬上招回。

 等我回到云南時,大批的退貨都來了,如此主動召回在1996年時還是新鮮事,其它管理層都和我鬧翻了,包括紅塔集團派駐的副總,以及合資外方。德國人說:不經過我們同意,有什么權力召回?然后就打算開掉我。我說,你們愛怎么開就怎么開,但現在我還是總經理,我有權力做決定,你們應該做的是馬上派專家來查找原因。

接下來的10天內,很快查明了原因,是水被污染了。通過再處理,這批紙也可以再用了。經過此事,紅塔集團說,今后從劉明明這里出的紙,我們都信得過,免檢。

這場沖突也讓我學到很多。在大家都不講誠信時,如果你講誠信是很重要的,必將贏得市場。當大家都在生產廉價低質的產品時,其實市場特別需要高質量的東西。

我就這樣成了福伊特駐北京的首代。我是中國人,沒有博士學位,還是位女性,但從福伊特敢于任命我這一點也能看出,它雖然看起來保守,但實際上仍敢于打破常規,有創新的勇氣。我認為這樣的公司才是最有前途的。(采訪整理/錢琪)

Tags:  劉明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