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情況是,無論是政府還是企業,好像不搞機器人就跟不上形勢似的?!?/h5>

機器人產業現泡沫:部分項目只為圈國家錢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  作者:陳慧  |  閱讀:

 

西裝革履,皮鞋擦得锃亮,剛退休不久的蘇崇德曾任上海會通自動化科技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他說起話來語速不快,但鏗鏘有力。不知何時起,這位從業40余年的機器人行業老兵,越來越不受這個火爆產業的“待見”。

1月15日舉行的2015中國伺服與運動控制工業機器人企業家高峰論壇上,第一個出場發言的蘇崇德,一登臺就向參會嘉賓潑了盆冷水:中國的機器人市場就像捕魚抓蝦,你沒有準備好,魚汛來了,根本趕不上。

更多人不以為然。他們更愿意相信,只要扎進這個行業,就有機會分得一杯羹,因為從數據上看,一切是那么美好:過去5年,中國機器人市場以年均36%的速度增長,2013年銷售量攀升至36560臺,同比增長60%,成為世界第一機器人大國,也是全球機器人增長速度最快的市場。

越是“繁榮”,越后怕。蘇崇德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說,如果對這個產業沒有清醒的認識,可能跳進一家死掉一家,“機器人要發展,關鍵是應用,技術應用配套沒跟上,造出來賣給誰?”

瘋狂機器人

“現在的情況是,無論是政府還是企業,好像不搞機器人就跟不上形勢似的。”提及眼下的機器人產業,一位參會企業代表向本報記者說。

哈爾濱工業大學(下稱“哈工大”)機器人研究所副所長李瑞峰,就身處這股熱潮中。最近幾乎每天都要接待來自全國各地的企業代表和研究機構,一撥接一撥,讓他根本沒時間休息。這些企業期待,通過與哈工大“攀上關系”,能盡快上馬機器人項目。

讓外界倚重的,正是哈工大在機器人研發領域的領先地位。去年11月份,黑龍江省就著手起草機器人產業發展規劃,擁有哈工大、哈工程等高等院?;A的哈爾濱市,將有望成為國內重要機器人產業基地。

1月6日,哈工大機器人集團在哈爾濱揭牌成立。這個由哈工大、黑龍江省政府和哈爾濱市政府聯合成立的產業集團,未來將在工業機器人等九大產業方向上,提供獨有技術、核心零部件、領先產品及完整的行業技術解決方案。

類似的行動也在其他省份展開。

科大智能(300222.SZ)1月7日對外披露,該公司全資子公司永乾機電擬以自有資金在合肥投資設立合肥機器人公司,注冊資本1000萬。此舉是為響應合肥市大力扶持機器人行業的產業布局,該公司準備利用與中國科技大學、合肥工業大學的合作關系,來搶抓機器人產業機遇。

2014年被業內稱為“機器人元年”,這一年熱鬧火爆,企業通過不同方式涉足機器人產業的局面近乎瘋狂。據不完全統計,截至2014年底,有70余家上市公司并購或者投資了機器人、智能自動化項目,而中國機器人相關企業的數量甚至超過了4000家。

“機器人太熱了,特別是去年9月份以后,像去年12月份連續3周都有全國性的機器人論壇,相關的研討會更是數不過來。”前述參會企業代表說。

中國傳動網總經理馮晉中表示,人力成本上升是催生機器人需求的根本因素。

“2000年~2012年,國內制造業工人工資復合增速為13.6%,而近三年出現加速上升的趨勢,東部沿海省份如廣東、浙江等制造業密集地區更是出現用工荒現象。這與日本上世紀60~80年代很相似,他們在70年代中期掀起了機器人替代人工的熱潮。”

在李瑞峰看來,機器人代替人工,主要解決三個層次問題,即人干不了(特種機器人)、人干不好(汽車等高端領域)和人不想干(國內一般制造業)的,“現在到了人不想干的階段,需要用到大量的機器人”。

巨大的國內制造業產能,強烈的自動化改造需求,仍將推動機器人產業持續火爆。按照李瑞峰的估計,到2020年國內機器人系統集成市場將達到2000億元,其中一般制造業1400億元,汽車行業600億元,預計未來5年一般制造業的自動化需求將快速增長,市場需求將明顯超越汽車行業,市場規模占比將達到70%。

走入誤區?

在蘇崇德看來,外界顯然夸大了機器人產業這塊蛋糕的分量。

“看上去這塊蛋糕很大,實際上機器人只適用于一些特殊領域,比如高危、高污染的作業還有重物的搬運。”

據了解,中國現在的機器人產業,是在政府驅動下進行的,比如為加速工業機器人的普及,一些地方政府對制造業企業應用工業機器人及智能裝備均給予相關補貼。以廣西柳州為例,此前曾初步計劃企業開發和購買機器人可按每臺(套)投資額的20%~30%進行補貼。

蘇崇德說,中國機器人水平還處于樣機初始階段。“不是不能搞,但要知道適用于哪些領域,不是每個領域都要用機器人替代人力的。”

“人沒有機器人的高精度,但有適應力;有些領域,讓機器人做會非常復雜,要加非常多的傳感器、測力度,只有信息量足夠大的情況下才能進行數字化,但很多應用領域,是不能數學建模的。”一家國外機器人設備提供商如是向本報記者解釋。

比如從事安琪酵母生產,如果用高精度的溫度控制,反而做出的酵母質量不高,因為它是生命體,必須由人來控制完成。

讓蘇崇德擔心的,不只是機器人的“替代誤區”,而是如何應用。

“國內外的真正差距不在機器人本體,單說機器人,這只是完成了三分之一不到,還有大量的應用開發沒做,而各個行業的特殊技術是不一樣的。以焊接為例,就有電焊、弧焊幾種,每一個加工部件都不一樣,各個技術應用配套有沒有跟上?”

但現實情況是,目前國內造出的機器人,實際可能沒辦法投入使用,“就像是一個玩具,形式上是機器人了,但產線技術還沒解決,終端用戶還有穩定性的問題,而現在做出的機器人,一百臺有一百個樣子,怎么實現穩定?”

蘇崇德建議,政府和企業應該把精力投放到配套應用環節,而不是包攬給企業補助多少錢。

宋超(化名)是另一個還保持清醒的人。常年供職外資機器人公司的經歷,讓他看到了國內機器人產業的發展“漏洞”:很多企業上機器人項目,其實是在變相地圈國家的錢,這幫人不會把心思放在產業發展上。

“機器人產業很熱,但真正的機器人企業并不多,很多是玩機器人概念,這些企業大部分不是做機器人的。”沈陽新松機器人自動化股份有限公司中央研究院院長徐方向本報記者介紹。

他發現,涌入機器人產業的企業,很大一部分是奔著國家補貼去的,現實是浙江“機器換人”的計劃提了兩三年卻難落地;富士康提出的百萬機器人計劃,也很難做到,因為現有的技術還不足以支撐。

“現在,大家都還在搶窗口期。國家補助肯定不是無限期的。”宋超說,現在的機器人行業已經開始走入風電、光伏等的老路,“企業在無利潤情況下運營,如果沒有持續的資金追加,單靠國家的補助,是不可能撐下去了?,F在企業的樣機還沒做完,包括風投、PE還在套錢,等透支得很厲害了,這些人也就撤了”。

讓蘇崇德最為擔心的是,這樣發展下去,機器人產業的大機遇可能又變成一個產業大泡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