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虐澳大利亞的水災正升級為全球資源供給的嚴峻考驗.

蝴蝶效應

來源:環球企業家  |  作者:《環球企業家》  |  閱讀:

 
洶涌的洪水正以前所未有的猛烈方式襲擊澳大利亞。去年圣誕節以來,澳大利亞東北部連降暴雨,造成了1893年來最嚴重的洪災,受災地區面積達到100萬平方公里,超過40個城鎮、200萬人口置身于一片水鄉澤國。
 
 
這一度形成了面積比德法兩國總和還大的“內海”,被淹的屋頂在水中星星點點地浮現,孤島上擠滿牲畜,小船在不停地運送受困居民和救援物資。洪災淹沒農田,阻斷交通,淹沒礦區,給當地農業、礦業和保險業等造成嚴重損失。昆士蘭州財政部長安德魯·弗雷澤不禁感嘆:“就不少方面而言,這就像《圣經》中描述的大浩劫一般。”
 
 
由于洪災發生在澳洲主要產煤區昆士蘭州,作為“坐在礦車上的國家”,整個澳大利亞的經濟遭受重創。摩根大通(JP Morgan)首席經濟師沃爾特斯認為,澳大利亞水災對該國經濟的打擊,比卡特里娜颶風對美國經濟的影響還要大。澳大利亞2011年初的國內生產總值,可能會因此削減一個百分點,損失高達130億澳元(約合850億人民幣)。今年以來,澳元已呈下跌趨勢,通脹亦急劇上升。
 
 
和澳洲人喪失家園的直觀痛楚不同,在全球化的今天,這場浩劫對于萬里之外的中國鋼鐵企業來說是另一種如鯁在喉。
 
 
作為全球最大的煤炭出口國,澳大利亞貢獻出了三分之二的煉焦煤貿易,昆士蘭州又是全球最大的海運煤炭出口基地,此次遭遇水災使得澳大利亞35%的煉焦煤出口在生產環節陷入癱瘓。必和必拓、力拓、英美資源集團和博地能源公司在過去一個月均宣布在昆士蘭州的生產遭遇不可抗力,不能如期向國際市場供貨。澳預計今年出口1.6億噸煤的目標難以完成,澳大利亞2011年首季度的煉焦煤基準價也因洪水被推高至歷史第二高水平。
 
 
過于依賴澳大利亞供應的中國鋼鐵公司,不得不動用自己庫存的焦煤來鍛造鋼鐵,但能源咨詢公司伍德警告說,這些庫存可能只夠維持一周。焦煤是鋼鐵生產必須的材料,其價格的上漲可能會推高鋼鐵成本,從而導致其他日常商品成本上升—對于苦于緩解通脹壓力的中國和印度等新興經濟體來說,這顯然不是一個好消息。
 
 
煤價上漲以及洪災造成的心理影響同樣作用于鐵礦石及糧食市場。除了煉焦煤外,洪災可能讓澳大利亞這個世界第四大小麥出口國產量減半,從而嚴重沖擊國際市場價格。而作為另一種煉鋼主要原料的鐵礦石,今年價格已上漲44%。分析人士預計,2011年主力鐵礦現貨平均價格將漲至每噸153美元至154美元。
 
 
澳大利亞仍彌漫著悲傷的氣息,因為氣象部門預報,陰雨天氣可能還將持續數十天,洪災造成的傷害可能遠未結束,且災后重建還需時間。
 
 
顯然,在全球化的今天,為這場浩劫埋單的不僅僅是澳洲人自己。作為澳大利亞最大的貿易伙伴、最大的游客輸出國之一、最大的國債和主要的資源買家,中國受到的影響很可能也被放大。
 
 
長時間以來,能讓一個日益全球化的中國都感到不安的事情少之又少。而這次突如其來的洪災讓中國付出代價的同時,是否也能讓我們重新盤算原材料過多依賴一個友邦的好處—以及潛在的風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