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與余額寶之爭實則是銀行和利率市場化之間的較力

大勢難擋

來源:環球企業家  |  作者:陳虹霖  |  閱讀:

 

從誕生到現在,僅僅只用八個月時間,阿里巴巴旗下余額寶一躍成為全球規模最大的十只基金之一。截至2014年2月,余額寶規模已成為全球規模第七大的基金和規模第三大的貨幣基金。

如此爆發式增長,讓傳統銀行急紅了眼,喊殺聲隨之響起。銀行聲稱要將余額寶存款納入一般性存款管理,不作為同業存款,按規定繳納存款準備金—如此一來,余額寶的收益率必將大幅下跌。而有關余額寶的爭議在今年的全國兩會上也引發了金融各界的廣泛討論。

然而,余額寶是一種貨幣基金(簡稱貨基),貨基在中國已有40多年的歷史,在全球市場也作為一種投資品種普遍存在。那同樣是貨基的余額寶為何就成了一些人眼中的“萬惡之源”?余額寶究竟動了誰的奶酪?

攪局

余額寶,即天弘增利寶貨幣市場基金,由支付寶與天弘基金合作于2013年6月推出。

傳統的貨基以銀行為代銷渠道,一般有投資金額下限和期限限制。而余額寶認購門檻低至1元,采用T+0贖回方式,通過互聯網購買,收益一度高達年化6%以上,推出后引發了互聯網金融風暴,其它互聯網巨頭緊追其后,推出微信理財通、百度百賺利滾利、蘇寧零錢寶等類余額寶產品。

余額寶們的高收益來自哪兒呢?通常,貨幣基金將基民的錢聚集之后,投資剩余期限在一年以內的國債、央行票據、銀行存款等低風險的證券品種來獲得收益。而各家“寶寶”類基金的資產配置中,協議存款比例都超過70%。去年年末,余額寶94.7%的資產都投向了協議存款。

在國內利率管制下,銀行給大客戶的協議存款利率遠高于普通利率。國際金融分析研究機構 Bankrate分析師牛雯告訴《環球企業家》,“實質就是集合大眾的小額資金,匯聚成巨額資金,以此在貨幣市場中取得更高的議價能力,從而取得更高的收益率,再將這種高額的收益反饋給大眾。而作為散戶而言,一是不具備進入貨幣市場的資格;二是沒有議價能力。”

余額寶將閑散資金集中起來,使其談判能力有明顯上升,但這對于老百姓來說是有利之事,然而卻動了銀行存款的“奶酪”。央行公布的今年1月金融統計數據顯示,1月人民幣存款減少了9402億元,央行調統司司長盛松成的分析認為,互聯網金融是影響活期存款大幅減少的因素之一。

余額寶們的高收益率,吸引了原先躺在銀行賬戶上的活期存款,最終又以協議存款方式回流銀行,而協議存款的高利率,將會大大增加銀行吸納資金的成本,最后,壓縮了銀行的利潤空間。

“事實上,余額寶目前對銀行所造成的沖擊并不會太大,即使5000億規模,對于銀行而言也只是九牛一毛。”中投顧問金融行業研究員霍肖樺告訴《環球企業家》,5000億占中國74.2萬億元存款的比例約為 0.6%,微不足道。不過,其增速卻有點讓銀行觸目驚心:1月15日余額寶資金規模為2500億元,2月14日已突破4000億元。中金公司預測,三年后貨幣市場基金管理的基金規模將相當于銀行存款的8%。

風波

由此,有評論稱“余額寶為吸血鬼,最終將推高實體經濟成本”,擔心銀行會因存款成本的提高而轉嫁給貸款者,提高貸款利率,并呼吁予以取締。

“取締這個說法有些夸大了。余額寶不是一個創新的金融產品,它只是簡單的和貨幣基金掛鉤而已,貨幣基金這種產品很早以前就已經存在。如果說余額寶‘罪大惡極’,那么是不是也需要取締所有貨幣基金呢?”牛雯認為,“利率市場化是未來的發展趨勢,一旦存款利率上限放開,不排除各家銀行為了爭搶儲戶資源,而展開價格戰役,存款利率也勢必上升,那么,這種類型的競爭是不是也屬于推高實體經濟成本的范疇,是否也需要取締?”

取締余額寶一說遭到市場及專業人士痛批之后,中國銀行業協會于2月26日宣布準備研究出臺相關文件,規范銀行存款利息,要求銀行將余額寶們的銀行協議存款與普通銀行存款同等對待,提前支取按照活期存款利息計息或收取罰金。

目前余額寶資金存到銀行是按協議存款,享受兩個優惠,一是銀行不用向央行繳納20%的準備金;二是如果約定15天年化7%收益率,10天基金臨時要用錢提前支取,銀行會按7%付。而如果將余額寶和銀行之間的存款按一般存款后,這兩條都會打破,而且存款收益率也會大幅下降,甚至只能達到基準利率的1.1倍。

牛雯認為,這意味著貨幣基金需要花更多的精力考慮如何在保證流動性的前提下獲取高收益,一旦“罰息”實現,余額寶們的收益將會有大幅的下滑,至于這項規定能否實現,在于銀行和監管層之間的博弈。不過,銀行業協會的建議從執行上似乎比較困難,因為要鑒別“互聯網貨幣基金”和普通貨幣基金恐怕還缺乏實際操作性。

3月4日,兩會期間央行一日四次表態“不會取締余額寶”。3月5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報告中特地強調互聯網金融在整個國民經濟中的積極作用,互聯網金融首進政府工作報告,這令籠罩在互聯網金融頭上的霧霾煙消云散。

“政府工作報告的提及,使得互聯網金融衍生產品因政策未明所蒙上的不確定性法律風險已大幅降低,政府工作報告為互聯網金融的正名可謂及時雨。”中國電子商務研究中心互聯網金融部錢海利對《環球企業家》記者表示。

牛雯則認為這場風波僅僅是“拋磚引玉”,“表面上看,這場風波的主角有兩個,一個是銀行,另一個是余額寶。但實質上,卻是銀行和利率市場化大趨勢在較勁。”

“目前協議存款的利率已經放開,余額寶能將大量資金以協議存款的形式存入銀行,這說明問題的根子恰恰在于利率市場化的改革沒有到位。”全國政協委員、原招商銀行行長馬蔚華在兩會上表示,某種程度上,恰恰是銀行的活期存款還沒有放開利率管制,才導致儲戶流向利率更高的互聯網金融產品,如果利率市場化改革到位了,情況就會有變化,要根本解決問題,只有靠深化改革。

風波似乎已經過去,但關于余額寶的討論還在繼續,此次兩會不少提案都提到要加強對余額寶和互聯網金融的監管,但如何監管還有較大的爭議。

人民銀行副行長劉士余的觀點是:世界范圍內完善的互聯網金融監管體制尚未出現,從監管部門的角度來看,對互聯網金融進行評價,目前尚缺乏足夠的時間和數據支持,因此要保留出一定的觀察期。因此,他呼吁:“現階段,在監管原則上,要鼓勵互聯網金融創新和發展,包容失誤,為行業發展預留一定空間。”

全國政協委員、原銀監會副主席蔡鄂生也在兩會中表示,不要把支付寶、余額寶與銀行對立起來,要用發展的眼光看待新事物。

Tags:  余額寶 銀行